羚羊峡古栈道原来藏着那么多秘密,看完你肯定再走一次!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打开微信。点击 “ 发现 ” ,
使用 “ 扫一扫 ”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近几年来,羚羊峡古栈道森林公园逐渐成为市民、游客的热门打卡点,那你知道羚羊峡古道是怎么来的吗?

近几年来,羚羊峡古栈道森林公园逐渐成为市民、游客的热门打卡点,那你知道羚羊峡古道是怎么来的吗?本期《宋城怀古》就跟你聊聊远去的羚羊峡古道。

古时,凡是前来广东、海南做官的,或是遭到贬官的,大多数都是经长江、湘江,再从广西进入广东。然后,他们乘船沿西江东下,来到肇庆府(今广东肇庆市),再分赴到各地。

两岸青山相对出,一江碧水自中流。

西江是华南地区最长的河流,乃中国第三大河流,长度仅次于长江、黄河。

在“珠江三大支流”(西江、北江、东江)中,西江是最大的一支,发?#20174;?#20113;南省乌蒙山脉的马雄山,流经云南、贵州,自广西逶迤流入广东,几弯几直,源远流长,全长2194公里。

千百年来,这条珠江主干流——西江,滋润着肇庆大地,哺育了两岸的儿女。它创造了众多的社会生活文化,形成了独特的西江人文景观。

西江流经肇庆,劈开峻岭,穿峡出谷,夺路奔流,形成了“大鼎”“三榕”“羚羊”三峡,人称“西江小三峡”,素有“峡山高峻,峡水如腰”之说。这里,青山相对,层林叠翠,风光秀丽,景色怡人。

羚羊峡,由羚羊山和烂柯山夹西江而成,位于今肇庆市市区东南部。山连水,水连山,集“奇、峻、险、雄、秀”于一身,享有“华南第一峡”的美誉。峡谷绵亘约八公里,河道窄,河床深,两岸坡陡峻险。峡谷河道宽330米,最窄处仅200米,水流湍急,迅猛直?#28023;?#21521;人类展示了大自然的无穷威力。

史料记载,羚羊峡地势险要,崇岩叠嶂,峭壁悬崖,无一线之道可通。东行的船只可以顺流直下,而逆水西上的船只就要靠撑篙、摇橹、架桨前进,更多的时候是纤夫拉纤。来往之人,都视这里为险要水道。

△ 西江日报记者 梁志锋 摄

每逢西江汛期,羚羊峡汹涌澎湃的河水以?#20570;?#19975;钧之势,穿峡出谷,浩浩荡荡,向东奔流。汹涌澎湃的激流翻滚着,旋转着,跳跃着,不停地撞击着巨石,咆哮之声如闷雷震耳,水流湍急,漩?#26032;?#24067;。

那时,逆水西上的船只就要?#32943;?#22827;登岸拉纤。纤夫弓着腰背,拉着纤绳,一步一个脚印,攀附着树木,牵挽着陡崖,慢慢地前进。晚上,月黑风高,山猿呼啸,虎豹出没,纤夫就不敢再登岸了。船只只好停泊在岸边,?#28304;?#22825;明再启航。

“移舟泊烟渚,日暮客愁新”(孟浩然《宿建德江》)和“鸡声茅店月,人迹板桥霜”(温庭筠《羁旅》)之句的描写,?#20035;?#24403;年纤夫的苦况与?#20102;帷?/p>

△ 图源网络

羚羊山,位于肇庆市市区东南部、西江羚羊峡北岸,与烂柯山隔江相对。峰峦叠嶂,怪石嶙峋,植?#24187;?#23494;,溪水潺潺。东南?#27425;?#26029;崖峭立,紧迫江岸,高达数百米。主峰为龙门顶,海拔615米。地势险要,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。

史料记载?#22909;?#20195;以前,羚羊峡古道为纤夫踏成,断断续续,行走不便。

明正统十三年(1448),肇庆府高要县(今广东高要市)知县陆驹乘船经过羚羊峡,?#21490;?#38654;雨纷飞,漫天?#22253;祝?#22235;处茫茫。他亲眼看到纤夫“寒天撑舟,涉足江流”的艰辛劳作。为此,他在古道坑堑上筑桥,以便于过往的商旅、行人、纤夫等行走。

嘉靖四十三年(1564),提督?#28966;?#20891;务吴桂芳将府署从广西梧州府迁到广东肇庆府(今肇庆市人民政府所在地)。这样,肇庆府成为?#28966;?#22320;区(广东、广西)的军事枢纽、政治中心和商品集散地,“商贾辐辏,百货灌输”。

万历十年(1582),重修羚羊峡古道,改称为“羚峡旱路”。

万历三十九年(1611),鉴于羚峡旱路的重要,陈一龙带头倡议集?#24066;?#31569;。他招收民工七十余人,开山凿石,?#32641;?#38138;路,架?#25856;?#19977;座,历时九个月,使旱路变为通途,更加宽阔顺畅,让官宦、商旅、行人、纤夫等免受寒天冷涉之苦。

△ 纤痕。图源羚羊山森林公园

陈一龙(1528-1614)

字见甫,号雨寰,别号湖洋逸叟,肇庆府高要县桂岭乡水坑村(今属肇庆市鼎湖区)人。明嘉靖四十四年(1565),考取第三甲第二百二十五名进士。隆庆二年(1568),授文林郎,任金华府(今浙江金华市)推官,后迁镇江府(今江苏镇江市)同知。万历三年(1575),因与权贵道义不合,被罢官。归于故里后,宏修祖祠,隆助祀典,重修学宫,兴修水利,建桥筑路,深受百姓的称颂。百姓请命,朝廷敕赐“乡贤”匾额,奉祀于高要文庙乡?#25405;簟?/p>

至今,还流传着一个故事传说。

当年,修筑羚峡旱路的工程?#30475;?#19988;资金不足。为了削减工程的造价和节省开支,陈一龙写下《招工榜文》,张贴在附近?#21335;紜?/p>

《招工榜文》云:

修筑羚峡旱路,招收民工若干名。扶壁去,摸壁归;六壶烧酒,七碟菜肴,有鱼无肉;打开埕口,工钱任抓。善举积德,造福乡梓。

附近的乡民看了《招工榜文》后,交头接耳,议论纷纷:开山筑路必定要摸着峭壁走动,自己小心就是了。生活的待遇不薄,每餐有酒有鱼,且是工钱?#25991;謾?#36825;样的劳动,何乐而不为呢?

后来,应招的乡民方才知道上当受骗了。“扶壁去,摸壁归”这句话,不是说施工现场的险峻要摸着峭壁走动,而是天未亮要“扶壁”开工,入夜后是“摸壁”?#23637;ぁ?ldquo;六壶烧酒”这句话,不是说有六壶烧酒,而是用一只绿色的小壶盛酒。“七碟菜肴,有鱼无肉”这句话,不是说有七碟菜肴,有鱼无肉,而是用一?#25442;?#26377;鱼且是长七寸的盘碟盛装菜?#21462;?#21040;了发工钱时,摆上一只瓦罐,罐口窄小,只可以伸进两只手?#31119;?#25163;指只能夹上三、四个铜钱。

应招的乡民明知是上当受骗,但本着善举积德,回报桑梓,造福子孙,吃亏都算了。他们没有半句怨言,吃苦耐?#20572;?#33510;干巧干,一直干?#28966;?#31243;竣工为止。

△ 图源羚羊山森林公园

天启四年(1624)孟秋吉旦,生员椿龄、孙麟贞等重修羚峡旱路且重新立碑?#28237;睢?/p>

原文:

羚羊峡居端城下流,乃一郡之关键,而二广接壤之通津也。第南、北两岸悉皆崇峦叠嶂,而盘踞水浒,尤多峭巉壁崖,为之阂隔,苦无一线可以通?#23567;?#20854;在南岸,率由者罕,姑置勿论。惟北岸连臂郡城,?#38138;?#37325;镇在焉。微直商贾,往还不绝。而官僚、士庶、军兵,与凡游宦?#26032;茫?#26080;时不泛楫经过。偶遭水涨狂澜,激石湍急,非假登山?#36947;攏?#27595;由力挽而前,奈无容足地步。称险阻者,其来旧?#21360;?#20313;生平好修桥道,曩时村落所造。其特细者,要如峡路,可不开之,以为万世往来之利赖?或难余曰:“此峡固云当开,奈力有几许?#23458;?#30707;嵯峨,壁立数仞,坚刚宏厚,攻错难施。弗但工价浩繁,且费用不?#30465;?#26524;若何为?自古逮今,讵无好施之?#28572;埽?#32993;翁易视之耶?”余笑曰:“《传》称:‘至诚能赞化。’语云:‘心坚石自穿。’所患者,诚未至而心弗坚耳,世岂有难为之事哉?意者,石辟道通时,如有待于今日。而赞助化工所不逮,安知非吾儒之能事耶?”遂一意庀匠决谟,?#20142;夹?#24441;。首从顽石处,缤纷工作,技嚣喧轰,计剖力?#22330;?#24179;硉矹,劈嶙峋,逐渐销磨,日就绳准。复有冷涧十余处,人尤病涉。议市砖架桥,虞潦易圮。辄采山间巨石,叠砌拱跨,以成桥梁。仍将土石,一概铺张,视砖愈为经久。其他各方,随势酌?#33579;?#22240;形区划。高则损之使卑,卑则益之使高,断则续之使连,狭则扩之使阔,缺则补之使完,颓则筑之使固。或土或石,各式其用。以甃以凿,各?#31216;?#23452;。横直荡平,视履适如周道。经始于万历?#26753;?#20210;?#28009;?#26085;,?#22987;?#31179;而竣工。夫以乾坤肇造之厄,而骤通衢于数?#24405;洌?#34429;非人之力不?#25353;耍?#25233;亦有神以相其成乎?峡之外,故有后沥一津,行者抵此,非舟莫逾。爰设小航,募夫撑驾。给役田五斗八升,使舣船水口,?#36828;?#34892;人。不取其值,名为义渡。自是而推其利于陆也,往来交遘,不相摩击?#21360;?#20056;舆沓至,无虞衔橛?#21360;?#20854;利于水也,操舟逆上,牵夫稳步?#21360;?#20882;潦安行,前?#29305;?#28382;?#21360;?#25105;端之?#23782;?#22763;路,顿觉一旦开通。趋帝阙者,行将接如云,而利有攸往?#21360;?#22827;一举三利,且?#28304;?#20110;无穷。主翁普施,永济之心,缘于性好。无俟?#26029;澹?#31063;自捐家囊,金以千计。董其事者,?#29575;?#20179;官、族权应凤初。从弟一夔,与有劳焉。兹?#20040;?#36848;创始事由,?#28304;?#20110;后。

赐进士第,奉政大夫,同知镇江府事,进阶四品服色,世居高要之水坑,湖阳逸叟,八十三翁,雨寰、见甫陈一龙自记。

天启四年甲?#29992;?#31179;吉旦,男生员椿龄、孙麟贞重修峡?#20961;?#31446;。

原碑于钓鱼上?#28304;?#19981;朽,?#27899;?#33002;序班柏龄书丹。

乾隆三十八年岁次癸巳季春上浣,合族重修原碑,生员麟书?#24191;寰?#20070;。

因年久失修,羚峡旱路早已破烂不堪。

△ 古道。 图源羚羊山森林公园

清嘉庆二年(1797),高要县知县裴盛重新加以修整羚峡旱路,架桥增至十九座,称为“裴公十九桥”,使羚峡旱路更为完整。

是年仲冬,广州府?#36710;?#21439;(今佛山市?#36710;?#21306;)周贤题写“裴公十九桥”五个楷书大字,镌刻在羚峡?#24503;分?#27573;?#37027;?#39118;阁摩崖石壁。石刻高5.10米、宽2.49米,就是历史最好的证明。

到了道光年间(1821-1850),羚峡旱路已经成为官道,官宦、商旅、行人等络绎不绝。而且,肇庆府已经成为岭南地区的重镇,经济繁荣,商客云集;又是?#28966;?#22320;区货物的水运中转站,谋生和定居的人数激增。

道光十九年(1839)十一月初九,邑人冯?#34180;?#26753;以时等牵?#20998;?#20462;羚峡旱路。至道光二十二年(1842)二月十七日止,历时四百?#25856;?#19977;天,架桥增至二十四座,路面扩宽至2米,长10公里,全部?#20040;?#30707;铺砌而成。同时,还在?#24503;分?#27573;建造“龙门茶亭”,以方便过往的官宦、商旅、行人、纤夫等喝茶、休憩,观赏岭峡风光。

时至今天,龙门茶亭遗?#25918;圆?#36824;有?#20889;?#30340;石台阶,一直?#30001;?#21040;西江河边,不知是否是当年的码头。

至今,羚峡旱道还立?#23567;对?#20462;羚羊峡桥路碑》。该碑镌刻于道光二十二年(1842)孟?#28023;?#39640;2.40米,宽1.20米,厚0.10米,宋坑石。(编者注:据《西江日报》2012年12月14日报道,该石碑遭人盗掘,现仅存些许碎片。)

△?#23545;?#20462;羚羊峡桥路碑》碎片。图源 西江网

原文:

增修羚羊峡桥路碑

肇庆岭羊峡,《易》所谓地险也。凡仕宦、商民往来于两粤间者,道所必经。每当夏?#36866;⒄牵?#35199;江之水势若建瓴,逆流挽舟,合资人力,颓崖断涧涉者病焉。峡之北岸,旧有径路,为?#25856;?#20061;,岁?#20204;?#22318;。遇年,高要绅士冯驯择其最险之处,先建木桥,以通行人?#24739;逃仲?#20030;人梁以时等,集资于众,改筑石工,?#28304;?#27704;久。与诸同志?#37319;特?#20107;,记牵路长二万五千余?#26705;?#20854;中修旧?#25856;?#20061;,筑新桥五,共为二十?#37027;擰?#22987;工于道光十九年仲冬,竣工于次年岁杪,凡用银?#37027;?#20004;有奇。倾者平之,阙者补之,波涛不惊,舟楫称便。诸绅士以余曾权篆肇庆,乞余为记。余稔如此邦多?#33945;?#21531;子,见义勇为,今此钜工,果能相与有成,使二十里峡?#20998;?#38505;,化为坦途。非余?#33945;?#20043;诚,见义之勇,有以孚乎众心哉!《易》曰:“旧坎有孚,维心享行有?#23567;?rdquo;盖重险之地,惟心之诚一,乃能亨通,以出乎险,其功?#23777;?#22025;?#37319;?#20063;。今冯?#34180;?#26753;以时诸君子,成梁治道,?#27835;?#25206;颠,推其济物之心,利在一时,即利在千世也;利在桑梓,即利在天下也。其功不与山高水长而俱永乎?#22353;?#26082;嘉此举之有便商民,而更望后之君子,修养废坠,使峡路永砥平也。□□辞而为之记。

朝议大夫,广东惠州知府,前署肇庆府事,翰林?#32597;?#20462;,京畿道监察御史,常熟杨希铨撰。县人林于?#29575;?#20025;,彭泰来篆额。

中宪大人,广东分巡肇罗道兼管水利驿务,前翰林院检讨、卓异侯王云锦。

肇庆府知府、加十级苏登额,署高要县知县吕华宾、张大诸、陆孙鼎,同下教与储兴修禁伐峡石。

襄事绅士梁振华、?#38470;?#25196;、唐廷旦、莫京达、黄登华、汤盘斌、冯凯良、梁彬、冯起元、何文?#30465;?#32993;瑶、周永镐、宋作卿、黄松年、曾慕颜、?#24230;?#36229;、邱一楣、喻廷桂、?#36335;既稹?#40857;广发、梁汝蘅、胡汝梁。 监工绅士陈诣锦、胡□、梁振华、区锦昌、黄登华、梁汝惠、谭麟玉、何起龙、冯沛然、黎槐声。

肇庆府黄江厂,府城永信店,佛山由巨丰行,梧州有恒店,四新姓名出纳总数书碑阴□□□士众助金名数刻别石段工程始末文籍具经费录□□□□年次壬寅孟春吉日立石。

区远祥刻字。

注:“囗”表示碑文字迹不清楚的地方。

民国八年(1919),吴远基、罗冕主理高要县?#21310;?#24635;局事务。

是年,吴远基、罗冕主持重修羚峡旱路,且立下《重修峡路记碑》,以志?#28237;睢?/p>

原文:

重修峡路记碑

牂牁逦迤而东,距县城二十里许。高峡烂柯,两山夹峙。江行其中,是为羚羊峡,旧志又名“灵羊”。巍峰插云,悬崖滴翠。山径盘折,才通行人。牵缆者,旅行者,踯躅其间,如飞鸟度柯叶上。岁久?#19979;?#27035;荆蔽之。而奸民采石,纵横交错,崩离阻绝。重寻?#31034;叮?#25110;?#22278;?#21487;复识,行者苦之。龙门茶亭为休憩之所,亦即倾圮。今年,余与罗君次唐,忝主?#21310;?#23616;务。为鸠资召匠,于是全峡纤路、桥梁?#23433;?#20141;,均修复。工竣附志于此,俾后来者,续有修筑。崎岖之?#24120;?#23613;化坦途,?#20154;?#26395;也。

中华民国八年十二月二十五日,高要吴远基记。

吴远基(1877-1958)

字俊英,别字幼?#24120;?#20170;肇庆市鼎湖区广利镇水坑村人。清光绪二十三年(1897),选为府学拔?#34180;?#23448;内阁中书舍人,署直隶布政司恒裕库大使,任广平府曲周县(今河北曲周县)知县、?#36710;?#24220;内邱县(今河北内丘县)知县。

罗冕(1865-1923)

字次唐,肇庆府高要县泰和乡罗岸村(今佛山市高明区西安镇罗岸村)人。清光绪二十三年(1897),考中举人。先后受聘于肇庆府高明县立高等小学、高明县师范传?#20843;?a href=http://www.vksbj.club/zq/gaoyao/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高要县立高等小学、高要县立中学等教席。民国二年(1913),任高要县知?#24405;?a href=http://www.vksbj.club/zq/gaoyao/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高要县警察事务所所长。

△ 西江 图源肇庆发布

此外,羚峡旱路清风阁?#22278;?#30340;摩崖石壁还保留着三幅题字石刻。

01

第一幅是“吴联题字”石刻,镌刻于清?#28404;?#19977;十年(1691)。

“吴联题字”石刻高3.60米、宽6.50米,楷书。大字为横一行,小字为竖两行,分?#20174;?#22823;字两侧。

原文:

江上清风

?#28404;?#36763;未,闽中吴联书。

02

第二幅是“?#28227;?#39064;字”石刻,镌刻于清道光十八年(1838),高4.00米,宽7.25米,楷书。大字为横一行,小字为竖两行,分?#20174;?#22823;字两侧。

原文:

山川秀美

道光戊戌,山左?#28227;?#39064;。

03

第三幅是“彭玉麟题字”石刻,镌刻于清光绪十一年(1885),高3.80米,宽10.97米。大字为楷书,小字为行书,竖书五?#23567;?/p>

原文:

天开灵岩

光绪?#30691;?#31179;,军务稍?#33606;?a href=http://www.vksbj.club/zq/gaoyao/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高要萧大令丙?#25233;?#39064;铲石,衡阳彭玉麟。

△ 图源网络

吴联

号拔庵,漳州府南靖县(今福建南靖县)人。因劝说反清名将郑成功部将归附于朝廷,授副总兵。时逢?#30331;?#26126;将吴三桂?#23830;遙?#20986;征海州府(今江苏连云港市),大战洞庭湖,收复岳阳府(今湖南岳阳市),因功授?#30691;?#28216;击。嗣后,带兵从征于四川、云南、贵州等边远地区。十余年间,屡立?#28966;Γ?#21319;广西参将。清?#28404;?#19977;十年(1691),授广东端江都?#23613;?/p>

碑文所说“萧丙堃”

长沙府善化县(今湖南长沙市南)人,时任肇庆府高要县县令。

碑文所说“彭玉麟”

(1817-1890),湘军水师创建者,中国近代海军奠基人,人称“雪帅”。字雪琴,号退省庵主人、吟香外史。清光绪九年(1883),任兵?#21487;?#20070;,主?#33267;焦?#22320;区防务。光绪十一年(1885),设广安水军于肇庆府。法国军队进犯谅山(今越南国谅山市),窥伺广西,坐镇肇庆府指挥兵事。与曾国藩、左宗棠并称“大清三杰”,与曾国藩、左宗棠、胡林翼并称“大清中兴四大名臣”。

△ 羚羊山古栈道现状。 图源羚羊山森林公园

时光匆匆,岁月留痕。羚峡古道见证了官宦荣耀兴衰的历史云烟,见证了商旅渐行渐远的匆匆步伐,见证了渔民早出晚归的点点帆影,见证了纤夫沾满血汗的深深脚印,见证了历代争夺山河的?#27035;?#30813;烟。同时,它还见证了往来骚人墨客的诗情画意,见证了滔滔的西江带来航运的繁荣景象,见证了岭南古郡肇庆的一次又一次?#26352;汀?/p>

中国成立后,随着公路的发展和机动船只的增多,羚峡旱路渐渐地冷清?#22856;擼?#34987;人们遗忘了。

如今,西江还是水运交通的要道,但羚峡古道却完成了历史使命。荒草淹没了砌石,山洪冲毁了桥?#28023;?#32666;峡古道已经不再?#26352;汀?#32780;陪伴羚峡古道的,只有日日夜夜奔流的西江河水?#20040;?#30528;湿漉漉的礁石,发出?#31908;?#19988;悲忿的遗响。

(编者注:羚羊峡古栈道森林公园于2015年11月25日动工建设,并于2016年9月29日正式开园,市民可以踏古道,赏江景,细细品读千百年来历史长河中遗留下来的珍贵遗址,去追溯它原来的面?#30149;#?/span>

羚羊山的古迹多不胜数,让我们一点点去发现、去探究,好好保护这些珍贵的历史遗迹?#26705;?/p>

注:本文摘自贾穗?#29616;?#23435;城怀古》, 部分图片?#20174;?#32593;络

标签:人文肇庆,羚羊峡古栈道,羚羊峡古栈道森林公园

网友评论:

热门文章HOT NEWS
用户反馈
广东福利36选7走势图